腹泻,白马,伊可新

三月,盗杀韩相侠累。

前面几篇文章搞的太长,今天我们放松一下,说一下刺客聂政的故事。

01 低调的高手与深谙人播播心的政客

聂政,魏国轵县深井里的人,因为杀人躲避仇家,与母亲、姐姐来到齐国,以屠宰为职业。

本来,聂政也许可以和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隐姓埋名的过完平淡的一生,但好景不长,还是有人找上门来。

韩国大夫严仲子,因为受到国君的宠信而被韩国国相侠累嫉恨(也有一说是两人有仇),担心侠累害他,严仲子便逃离韩国,寻找机会报仇,后来听说聂政武功高超,为人侠义,便登门拜访。

史书没记载拜访的效果,不过看情况应该是吃了闭门羹,要不然严仲子也不会“转攻”聂政的母亲——比如亲自备酒食给聂政母亲送去,估计平日嘘寒问暖简直比亲儿子还亲;聂政母亲大寿时,送上黄金百镒(古代重量单位,1镒为24两,一说20两)作为贺礼。

一般人看到这么多金子早就眼睛发光了,聂政却再三推辞。

这里,聂政一看对方送厚礼,必须得给对方挑明了,要不然太不给人家面子。

不过聂政并未直接拒绝,而是直接说出原因,婉转拒绝

"我因为有老母亲在,家境又贫穷,所以客居他乡,从事屠狗的行业,以便早晚得些美食,来奉养老母亲。现在我已足够供养母亲,实在不敢再受仲子的馈赠。"

这话其实是有几层隐含的意思:一、我只是普通人家,家里也很穷,和你这种大夫没有交摘星怪是谁集,你也没有必要和我交朋友;二、我自己能够赚钱养活老妈;三、老妈在,我得孝顺她,你别想打我什么主意战神凰女逍遥医。

总之,聂政知道严仲子有求于自己,他不想和他有太多的交往。

严仲子避开旁人,对聂政说道:"我有仇待报,游历诸侯各国已很多年了。这次到了齐国,私下听说足下义气很高,所以送上这百镒黄金,预备用作令堂粗饭的费用,能够来跟足下交个朋友,难道还敢有别的请求希望吗?"

换成一般的土豪,可能会这样说:老弟,我有的是钱,这点小钱就当你的烟酒钱了,只要你帮我报仇,钱,你想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怎么桑林未晚样?

但严仲子可是韩国大夫,人家说话很艺术:1、根据共同背景引起对方情感共鸣:兄弟,你看,我和你一样,也是因为躲避仇家而有家不能回,多年全歼侵略者在诸侯国流浪;2、千万人中我只看中你:我游历诸侯国这么多年,也没找到合适的人,但是到齐国听说您很讲义气,我很佩服你;3、消除对方反感:这钱没别的意思,只是孝敬老人的,稍微改善一下生活嘛!4、故意放低身份,让对方不好意思:我做的这些,只是想和你这种讲义气的人交个朋友,不敢有其他的请求或者是希望。

这就好比是马云突然有一天专门到你老妈家拜访,拿着支付宝全球锦鲤的ID,对你说:我技术上有个难题,为了找寻人才在四处溜达;到你这里我听说你这人很讲义气,只想和你交个朋友,你别多想,只是交个朋友......

什么是说话的艺术?对方肯定能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并未直接说出来,这样一来可以不给对方很大的心理压力,二来即使被拒绝也有回旋的余地。假设,上来直接请求,被人一口拒绝,自己和对方都很难堪......

既然对方说出目的了,这次不直接拒绝是不行了:

"我所以降低志向,委屈自己,在市井里做个屠夫的缘故,只是希望借此奉养我的老母亲。老母亲在世,我的生张采媚命不敢用来答应别人牺牲的。"

从这些对话可以看出,聂政并不是个粗人,说话也很有艺术:拒绝别人时,找了一个无可厚非的理由。

严仲子仍旧再三谦让,聂政终究不肯接受。不过百变魔音严仲子最后仍然尽了宾主的礼仪才离开。

换成别人,可能会恼羞成怒:太不是抬举了!我堂堂大夫,三番五次来拜访,这次更是备下厚礼,你居然拒绝我?

但严仲子没有,很客气的离开了。

02 士为知己者死

过了很久,聂政的母亲去世,直到守孝期满,聂政这时想:

"我不过是平民百姓,拿着刀杀猪宰狗,而严仲子是诸侯的卿相,却不远千里,委屈身分和我结交。我待人家的情谊是太浅薄太微不足道了,没有什么大的功劳可以和他对我的恩情相抵,而严仲子献上百金为老母亲祝寿,我虽然没有接受,可是这件事说明他是特别了解我啊。贤德的人因感愤于一点小的仇恨,把我这个处于偏僻的穷困屠夫视为亲信,我怎么能一味地默不作声,就此完事了呢!况且以前来邀请我,我只是因为老母亲在世,才没有答应。而今老母亲享尽天年,我该要为了解我的人出力了。"

聂政并不是因为严仲子送上百金而感动,感动的是:严仲子确实柞木虫是了解自己, 知道自己视金钱为粪土,而且不远千里和我这种身份的人交朋友,确实是洋洋很快乐真心赏识我。

于是聂政便去见到严仲子说:

"以前所以没答应仲子的邀请,仅仅是因为老母亲在世;如今不幸老母亲已享尽天年。仲子要报复的仇人是谁?请让我办这件事吧!"

严仲子原原本本地告诉他说:"我的仇人是韩国宰相侠累,他又是韩国国君的叔父,宗族旺盛,人丁众多,居住的地方士兵防卫严密,我要派人刺杀他,始终也没有得手。如今承蒙您不嫌弃我,应允下来,请允许我增加车骑壮士作为您的助手。"

聂政说:"韩国与卫国,中间距离不太远,如今刺杀人家的宰相,宰相又是国君的亲属,在这种情势下不能去很多人,人多了难免发生意外,发生意外就会走漏消息,走漏消息,那就等于整个韩国的人与您为仇,这难道不是太危险周正阳了吗!"于是腹泻,白马,伊可新谢绝车骑人众同行。

考虑到侠累防守严密,严仲子想派些sarajay人给聂政,聂政却考虑比较周到:人多可能会走漏消息;走漏消息的话韩国很快就会抓住严仲子;侠累是国相也是国君的叔父,如果知道是严仲子想刺杀,整个韩国人都会与严仲子为丑。

从这里可以看出,聂政是一个心思缜密、很有逻辑思维的一个人。

03 白虹贯日,有勇有谋

聂政辞别独行,拿着宝剑到韩国。韩相侠累正坐在府上,手持兵器而卫侍的人很多。聂政直冲而入,上了台阶,刺杀了侠累。左右的人非常慌乱,聂政大声叱喝,所击杀的有数十人。然后便自己剥掉面皮,挖出眼睛,又自己挑出肚肠,随即死了。韩国人将聂政尸首,公开放在市上,出钱查询,都不知他是谁。于是韩国人就百迈客云平台出告示悬赏,有能够说出杀国相侠累的人,赏给他千金。但好久以后,仍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和春秋战国其他几位著名刺客不同,聂政是大白天直接闯进去,一击毙命,没有什么花招,没有什么废话,一言不发,干净利落完成任务。所谓”人狠话不多“的典型。

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

1、聂政确实武功高超:闯进去快速刺杀了目标,还杀了不少侍卫,杀完之后还能从容自尽。令人匪夷所思;

2、聂政考虑事情细致而且深远:先剥掉面皮,再挖眼睛,最后挑出肚肠——先挑出肚肠强入会失血而死,无法剥面挖眼;先挖眼睛不方便剥面,也无法看到四周情形。所以按照这个顺序先把自己完全毁容,别人无法识别,然后直接挑出肚肠,会很快死去。

3、狠人:古今中外,对敌人狠而做出一些比较残忍的事情很多,也可以理解;能坚决而快速的对自己如此残忍的,还没听到过。

白虹贯日,白色的长虹穿日而过,非常具有气势,这个成语源自《战国策魏策四》:"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正是源于聂政的故事,也许,也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这个刺杀的过程。

唐雎:"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kil044臣而将四矣。"

04 姐弟同义

聂政的姐姐聂荌听说有人刺杀了韩国的宰相,却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全韩国的人也不知他的姓名,陈列着他的尸体,悬赏千金,叫人们辨认,就抽泣着说:"大概是我弟弟吧?唉呀,严仲子了解我弟弟!"

于是马上动身,前往韩国的都城,来到街市,死者果然是聂政,就趴在尸体上痛哭,极为哀伤,说:"这就是所谓的轵县深井里聂政啊。"

街上的行人们都说:"这个人残酷地杀害我国宰相,君王悬赏千金询查他的姓名,夫人没听说吗?怎么敢来认尸啊?"

聂荌回答他们说:"我听说了。可是聂政所以承受羞辱不惜混在屠猪贩肉的人中间,是因为老母健在,我还没有出嫁。老母享尽天年去逝后,我已嫁人,严仲子从穷困低贱的处境中把我弟弟挑选出来结交他,恩情深厚,我弟弟还能怎么办呢!勇士本来应该替知己的人牺牲性命,如今因为我还活在世上的缘故,重重地自行毁坏面容躯体,使人不能辨认,以免牵连别人,我怎么能害怕杀身之祸,永远埋美返网没弟弟的名声呢!"这整个街市上的人都大为震惊。聂荌于宠物老友记是高喊三声"天哪",终于因为过度哀伤而死在聂政身旁。

每次读这段话,蒙叔不禁潸然泪下——聂政的姐姐是一个明事理的忠烈女子,为了不掩盖弟弟的名声而勇于去现场,并很有逻辑的说出整个过程,也是一位奇女子。

05 传说故事

关于聂政,还有另外一个故事版本,大意是聂政的父亲为韩王铸剑,但超工期却未完成就被杀了,聂政长大后就想报仇,第瑷呦趴一次刺杀没成功,后来便隐居山中向一位仙人学琴,怕被人认出便漆身为厉,吞炭变其音,还拔掉(或者说击落)所有牙齿。学成之后,“政鼓琴阙下,观者成行,马牛止听,以闻韩王。”,有多好蓝湖月崖马上听戏听?牛马都不走路了要停下来听......

韩王听说后就召他进宫,“政即援琴而鼓之,内刀在琴中。政于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刺韩王,杀之。”

之所以说这个版本,是因为据说聂政当日在韩王面前弹的就是神曲《广陵散》......

06 后记

聂政,身怀高超武功却能低调隐于市井之中;孝敬母亲能够拒绝百金诱惑做屠夫;不给他人添麻烦只身前往;剥面挖眼不求名声只求报恩......所谓有情有义,有勇有谋,静则隐于市,动则白虹贯日,令人钦佩敬仰至极。

而严仲子的识人用人,以及求人办事的套路,也是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