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

社会上,有许多人关注毛泽东藏印。他们出于对毛泽东的热爱,收集一些印模,写相关文章或者出书,这些都值得肯定。不过,毛泽东藏印共有多少方,有哪些人为毛泽东刻过印章,还存在不少疑问。为了让大家不再误传,笔者结合毛泽东书法特点和几位篆刻名家的存世作品,对目前网上及书籍中出现的一些错误谈点自己的见解。

《沁园春雪》上钤盖的“毛泽东印”

图一 几位专家、学者在撰文中提及的毛泽东书于1936年2月,在落款处钤盖了一方“毛泽东印”的《沁园春雪》。

图二 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书赠叶恭绰的《沁园春雪》。 中央档案馆藏

图三 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横写的一幅《沁园春雪》。 中央档案馆藏

先来说说图一所示《沁园春雪》上的这方印章吧。

丁晓平在《毛泽东印章源流考述》一文中提到一方白文“毛泽东印”。丁先生认为,此印出自何人之手虽是个谜,但据有关人士查证,在毛泽东写于1936年2月的手书作品《沁园春雪》中,落款处钤有此印,这可能是目前所知道的毛泽东最早的印章了。丁晓平没有在文中展示这幅作品,关键的“有关人士”是谁,文中也没有交代。

到了杜忠明所著《毛泽东印谱印话》一书,这幅作品就登场了。杜先生在书中写道:“这篇写于1936年2月7日夜晚,在陕北清涧县袁家沟土炕上完成的新词,竟然在毛泽东手中存放了近十年之久。直到1945年11月14日,当这篇‘新词’已经成为旧作的时候,它才姗姗来迟,在重庆《新民报晚刊》上被披露于世人的面前,并由此引起国共两党一场罕见的笔战。”

在王本兴所著《毛泽东印章鉴赏》一书中,该说法又有了新的发展。王本兴在书中写匡人禾道:1936年2月,毛泽东率领红军抗日先锋队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渡过黄河,东征华北前线对日作战,途经陕北清涧县袁家沟一带,适逢大雪,于是写下气势磅礴、雄壮豪放的《沁园春雪》。当时,毛泽东手书该词后,曾于落款处钤有一方白文“毛泽东印”。书中还说:“毛泽东一生写了不少以自作诗词为内容的书法作品,但大多数作品都不钤印。而这件《沁园春雪》的作品,钤有一方毛泽东印,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实属珍贵罕见。这是一方白文印,其艺术风格当属汉印一路。”专家、学者都认为这方印章是真的,百姓也深信不疑,那事实果真如此吗?

据《毛泽东年谱》记载,毛泽东写这首词的时间是1936年2月7日,但至今未见毛泽东当时手书的该作品。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来谈谈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书法的特点。毛泽东书风大致分为四个时期:1915年至1945年是他书法的形成时期;1945年至1958年是他书法的发展时期;1958年至1966年是他书法的成熟时期;1967年至1976年是他硬笔书法的展示期。在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书法的形成时期,仅从他的笔法来看,毛泽东书法的特点是字头朝左甩。中央档案馆保存的一幅毛泽东于20世纪30年代横写的《沁园春雪》(图三),除了具备上述特点外,更将“一代天骄”写为“绝代姿容”。这幅横写的手书作品从侧面证明,毛泽东此时的字体不可能是图一中的样貌。也有人说,这首号称写于1936年2月的《沁园春雪》手书作品其实是模仿了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抄送叶恭绰的那幅作品(图二),但伪作造王一淳摘银假的手腕很厉害,仿得极像,几乎看不出什么破绽。

再说落款处泓宣尹南风的签名,大灭世系统它不似毛泽东原有的签名那样一气贯通。在《毛泽东签名集锦》一书中,有多款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签名的图样,一一对照后,无一相同。其实,该作品上的签名就是把毛泽东20世纪50年代的签名“嫁接”于此。

既然这幅《沁园春雪》上的字和签名都是假的,那钤盖在落款处的印必然也是假的。至此,这幅作品上的印章真假已明。

形成于20世纪30年代的部分毛泽东签名图样

吴朴、谈月色所治毛泽东印章

图四 据说为吴朴所治印章

图五 据说为谈月色所治印章

另外,还有两方毛泽东印章是值得商榷的。

图四的印章据说是吴朴(字朴堂)为毛泽东所治。这方印章曾出现在诸多有关毛泽东印章的文章中。

丁晓平、杜忠明、王本兴都说这方印章为吴朴所刻。可是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吴朴为毛泽东所刻印章,绝不是这方。那会不会是吴朴还刻有一方“毛氏藏书”印呢?据《吴朴堂印举》记载,1963年,吴朴42岁,为毛泽东刻“毛氏藏书”印。印谱中未见另一方印,笔者不能不质疑这方印章的真伪。

让笔者存疑的还有一方据说是谈月色为毛泽东所治印章。杜忠明在《毛泽东印谱印话》书中提及,图五所示印章为谈月色的瘦金体入印。这个说法显然是错误的。但这方印章究竟为何人篆刻尚不清楚。

关于毛泽东藏印,还有许多故事有待挖掘。笔者仅将自己所熟悉的毛泽东藏印的故事与读者分享,为大家了解伟人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在史诺(即埃德加斯诺)笔录、汪衡译《毛泽东自传》封面(左)和1937年7月13日毛泽东手书题词(中)上,都钤盖有一方朱文“毛泽东印”(右),这方印章现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藏印到底有多少

毛泽东收藏的印章有多少方?这个问题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难回答。

一方面,毛泽东对印章并不重视,他一般也不喜欢用印章;另一方面,社会上留传的毛泽东印章也不知有多少,有些印章到现在还未露面。所以,要回答毛泽东有多少方印章,还是挺难的。

田家英的女儿曾立说过,她父亲曾掌管毛泽东印章,因此结识了不少治印名家,像钱君匋、沙孟海、方介堪、陈巨来、叶露渊、顿立夫、吴朴等先生,都曾为毛泽东镌章刻印。她父亲有许多印章也出自这些名家之手,谢铁骅像担任过国务院副秘书长的齐燕铭同志,善书法篆刻,曾为田家英治赵元偲印4方。但是她所提到的沙孟海、方介堪、叶露渊、顿立王子瑞强迫症夫等人为毛泽东篆刻的印章,目前为止还未发现。

现在,中央档案馆保存了24方毛泽东藏印,其中名章18方、藏书章5方、闲章1方。在中央档案馆外已知的毛泽东藏印有:毛主席纪念堂至少保存了5方,韶山毛泽东遗物馆保存了1方,以及傅抱石所治印章1方(由其后人保管)。可能个人或博物馆中也会收藏一些毛泽东印章。所以毛泽东藏印到底有多少方还没有定论,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毛泽东用过的印章有9方。

斯诺文中的“毛泽东印”

1937年10月18日,复旦大学文摘社编、上海黎明书局刊行的《文摘战时旬刊》第3号第13页,连载了史诺(即埃德加斯诺)笔录、汪衡译《毛泽东自传(三)》。其配文插图是毛泽东写于1937年7月13日的手书题词:“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保卫全国,同日本帝国主义坚决打到底,这是今日对日作战的总方针。各方面的动员努力,这是达到此总方针的方法。一切动摇、游移和消极不努力都是要不丹雪尼化妆品得的。毛泽东一九三七、七月十三日。”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题词落款处便钤盖了一方朱文“毛泽东印”。当时是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6天,毛泽东在延安。据有关资料证明,此手书题词是通过八路军驻上海办事处主任潘汉年转交给文摘社的。

说起斯诺写《毛泽东自传》还有一段故事。斯诺是第一位采访中国共产党人的西方记者,毛泽东非常重视这位美国记者的采访。有一次,斯诺准备采访毛泽东,在其列出的众多问题里,赫然出现了“你结过几次婚”这样的问题。当时做翻译工作的是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吴亮平。毛泽东看到斯诺采访内容的单子,笑了笑,说这是个人的事,没有必要说。可斯诺却说,你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国民党宣传你死了就有好几回,还说共产党是土匪,张宝庆菜瓜杀人、放火、共妻。你得让世人知道共产党的真实面貌。毛泽东接受了斯诺的建议,说不必按照采访提纲上问题的顺序说,但是你要了解的,我会把它说清楚。毛泽东一边口述,翻译一边把记录下来的内容给毛泽东看,毛泽东再加以修改,最后形成《毛泽东自传》。文摘社的创立者、复旦大学教授孙寒冰,为使书稿能够顺利出版,直接找到国民党中央宣巫正刚传部部长邵力子,得到其支持后,《毛泽东自传》才在《文摘战时旬刊》上公开发表。正因为《毛泽东自传》是他本人看过、修改过的,所以在连载集成书送给毛泽东后,他十分重视,不仅在书的封面上写下名字,并且再次钤盖了这方印章。

另外,1937年7月15日、17日,毛泽东在写给阎锡山的两封亲笔信后,亦钤有同款印章。阎锡山,字百川,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毛泽东在7月15日的信中指出:“关于坚决抗战之方针及达到任务之方法问题,红军开赴前线协同作战问题,特派周小舟同志晋谒,乞予接见并赐指示是祷。”信末盖上了“毛泽东印”。7月17日,毛泽东致信阎锡山:“关于红军协同作战,昨派周小舟趋谒,现令彭雨峰速返太原,再求指示。日寇大举,全华北危岳子豪险万状,动员全力抗战到底,发动民众与扶助义军工作,实属刻不容缓。兹有敝方指导华北工作者数人拟在太原驻止,祈先生予以方便。”信末仍有“毛泽东印”。

钤于藏书中的五方印

毛泽东酷爱读书,他的藏书章最早出现于何时,目前还无法确定。

毛泽东早年的藏书上多盖有“毛泽东”手书签名章。

在毛泽东藏书《辩证法唯物论教程》《儒道两家关系论》等书上都钤盖有一方“毛泽东印”(即《毛泽东自传》上钤盖的那方印章)。

有一方铁线篆“毛氏藏书”印,钤盖于《走打鬼子去全集在线观看初唐四杰集》《辽史纪事本末》《金史纪事本末》等多本书上,但这方印不知所终。

长方形“毛氏藏书”印,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邪恶骷髅战马稚病》《世界政治》《宇宙观发达史》《尔雅》等藏书上都有钤盖。

还有一方保存在中央档案馆的“毛氏藏书”印,钤于《清代学者象传》一书上。《清代学者象传》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是叶恭绰承先人之作而写成的,1953年送给毛泽东。叶恭绰,字誉虎,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文化教看蜜桃育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北京中国画院院长。毛泽东接到赠书之后,给叶恭绰写了一封信。

誉虎先生:承赠清代学者画像一册,业已收到,甚为感谢!不知尚有第一集否?如有,愿借一观。顺致 敬意 毛泽东 一九五三年八月十六日。

后来,毛泽东把这本书转送给田家英。因为毛泽东知道田家英爱收藏,特别喜欢收藏近300年的史料。田家英得到此书后,在序言页先盖上“毛氏藏书”印,后加盖“小莽苍苍斋”的私章。所以,这方“毛氏藏书”印应在1953年就已经有了。

诗词用章仅见两方

毛泽东用在诗词上的印章目前仅见两方,为曹立庵所治。

曹立庵,名晋,著名篆刻家,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享有“柳(亚子)诗、尹(瘦石)画、曹(立庵)印”的美誉。

1945年,曹立庵为毛泽东治印两方,盖于毛泽东为柳亚子题写的《沁园春雪》册页上。虽然这不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是书成于毛泽东书法最成熟的时期,但有了这两方印章却为作品提气不少。曹立庵被柳亚子赏识推崇,为毛泽东刻治对章,因此声名大振。

这两方印章的由来还得从1945年8月,毛泽东赴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说起。期间,他与老友柳亚子重逢,甚是高兴。当时,柳亚子编了一本民国诗选,选登了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想请他校正一下,看看是否有误。毛泽东欣然同意,然后又说,1936年他写过一首词,和柳亚子的诗格相近,要抄给他,便在“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信笺上写就了《沁园春雪》。柳亚子看罢,大喜过望,称赞此词敢比苏轼、辛弃疾,且有过之,赞曰:“展读之余,以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乎。”柳亚子是文人,他拿起毛泽东的手书一看,这首词没有题款,也没署名。他便做了一个折页,请郭沫若在折页上题写了“要上天入地把握今朝”和“北国风光”。然后柳亚子请毛泽东把这首词又写了一遍,这次他特意提醒毛泽东盖印,毛泽东当时没有带印章。

于是,柳亚子特意请羁留在重庆的篆刻家曹立庵精选了两块寿山石料,刻了一方白文“毛泽东印”和一方朱文“润之”印。刻好后,柳亚子先将两方新印钤在毛泽东抄送给他的《沁园春雪》上,然后奉赠毛泽东。尽管毛泽东不经常用印,但柳先生赠印的美意,也必领之。1946年1月28日,毛泽东寄函柳亚子,表示收到了印章,其文谓:“很久以前,接读大示,一病数月,未能奉复,甚以为歉……印章二方,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均拜受了。”后续的事此处就不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多说了。但有一位曾在折页上签名之人如今仍然健在,他就是党的十九大代表——宋平。

“毛泽东印”,白文,规格是2.5厘米2.5厘米7.9厘米,材质为寿山石,边款为“润翁先生大雅指正,吴江柳亚老命曹晋仿汉法治石”。

另一方是“润之”印,朱文,规格为2.5厘米2.5厘米7.9厘米,材质是寿山石,边款为“意在让之、 叔之间曹晋记于渝,时乙酉冬日也”。

曹立庵所刻两印现保存在中央档案馆。

公文中的签名章

毛泽东公文中使用过一方签名章,为钢印,用于任命工作人员。签名章上的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亲笔题写的。如任命毛泽东为中央军委主席的“二号任命书”,以及任命周恩来为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部长的“一号任命书”上,在落款处的主席二字后,都钤盖了这方印章。这方签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名章现保存在毛主席纪念堂。

珍品不少 只用九方

毛泽东不太重视印章,最初使用也是因为那阴亲时许多人不了解他。到后来,大家都知道毛泽东了,他基本就不用私印了。

毛泽东拥有多少印章虽然没有定论,但显然他使用过的才更有价值。

前文已述,毛泽东用过的印章有8方,早期使用过的有“毛泽东印”、“毛泽东”手书签名章、“毛氏藏书”(长方形),后来用过的有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毛氏藏书”,下落不明的铁线篆“毛氏藏书”、公务用“毛泽东”手书签名章,曹立庵刻“毛泽东印”和“润之”印。这里还要说1方出现时间最早的毛泽东印章,即《革命文物》1979年第2期登载的林戬《红四军第一次入闽》一文中,钤盖有1方“毛泽东印”。也就是说,毛泽东一共使用过9方印章。

印章移交中央档案馆

1983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档案处派杨清禄(后来担任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机关党委书记)携一批毛泽东藏印到中央档案馆办理移交手续。接待杨清禄的是中央档案馆中央档案保管处的杨公之(后来担任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春梦欢迎您馆副局馆长)。双方清点好印章,分别在交接文据上签字。同年12月,这批印章又移交毛泽东手稿保管科,时任科长郑淑兰。

移交中央档案馆的毛泽东藏印分为三类:一是毛泽东的名章,二是藏书章,三是诗词章,总计24方。其中名章、藏书章23方,诗词章1方。另有两方毛泽东用于公务的签名章,在交接文据上写明交由毛主席纪念堂保管。

毛泽东藏印移交中央档案馆之初,都是一方印装在一个印盒中,里边还有印模、润格等。中央档案馆认为这样保管不合适,就做了一个小柜子,把这些印章从原来的印盒里移至柜中。后来,中央档案馆又定制了一组印盒,将印章分门别类保管。如今,藏印的保管条件更胜从前。而印章进馆时使用芳飞前沿美发网的印盒和中央档案馆定制的印盒都被妥善保管。

这些印章在进入中办秘书局前由谁保管?有人认为是田家英。田家英(1922-1966),原名曾正昌,笔名田家英,四川省双流县人,武道神尊,广东卫视,reset毛泽东“五大秘书”之一,负责管理毛雪菲力盐汽水泽东文稿,由他保管印章理所当然。田家英的女儿曾立说过,她父亲曾经掌管毛泽东印章。据说,田家英夫人董边也提及,田家英是“掌玺大臣”,毛泽东藏印有两大抽屉之多。田家英不仅是毛泽东的秘书,还是位收藏家,收藏有近百方印章。他认为,“收藏的目的有三:一是为欣赏祖国的书法艺术;二是积累近三百年来的史料,以便更好地研究最末一个王朝的历史;三是人舍我取,补他人不重视清代文人墨迹之缺憾”。多年来,田家英几乎倾尽工资、稿费所得,集得上自明末、下至民初近300年间500多位学者、官吏、书画家、诗人所作条幅、楹联、手卷、信札等千余件。2013年,在田家英的故乡,四川省双流县档案馆举办了“从永福乡到永福堂”毛泽东秘书田家英生平展,笔者作为时任国家档案局副局长参与此次活动时,看到其毕生所藏,确感震撼。

然而,交接文据表明,移交到中央档案馆的24方毛泽东藏印,实际是由两个人保管:22方来自田家英,另外两方来自叶子龙。叶子龙(1916-2003),湖南省浏阳县(今浏阳市)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5年到毛泽东身边工作。他也是毛泽东“五大秘书”之一,资历老于田家英。

叶子龙保管的两方印章

先说说叶子龙处保管的两方毛泽东印章。

其一为“毛泽东印”,朱文,规格为2.6厘米2.6厘米7.5厘米,材质为寿山石。

其二为“毛泽东印”,朱文,规格为2厘米2厘米2.6厘米,材质为青田石。

这两方“毛泽东印”一直由叶子龙保管。一方未见使用,另一方毛泽东自1937年开始使用。此印是中央档案馆现存毛泽东藏印中年代最早的,也是他早期使用较多的。钤盖于《毛泽东自传》及部分毛泽东藏书上的就是这方印章。

田家英保管的二十二方印章

由中办秘书局移交中央档案馆的24方毛泽东藏印中,叶子龙处保管的两方,篆刻者不详,而由田家英保管的22方印章中,除1方篆刻者不拜乐生物杀蟑饵剂详外,余下21方出自11位名家之手。其中两方是曹立庵为毛泽东篆刻的、盖于主席手书诗词《沁园春雪》上的印章,前文已述。